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
[许下N件好处,明长官才答应将明秘书外借,到家里来给院长和小狮子画像。]

画像小记

凌远保持着那个姿势抱着小狮子靠在窗边,窗外小风吹得舒服,才一会儿小狮子就窝着脑袋熏然欲睡。一大清早被凌院长从被窝里拎出来,实在瞌睡得紧。
迷蒙中有人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小狮子眯缝着眼睛在凌远肩头蹭着脑袋,把那亮亮的小尖牙呲了又呲,在凌远手上啃来啃去。

- 老凌,困。
- 先别睡,要给你画像呢。
- 老凌…还有多久?
- 快了,再等一会儿。
- 老凌,我腿麻了…
- 那我换个手?
- 老凌,我饿了。
- …刚吃的早餐又饿了?宝宝再克服一下。
- 老凌…

我这儿正好有点肉干。
明秘书笑着插播一句。
他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掏出一包肉干递给凌远。

凌远一面投喂一面用力撸了一把小狮子的头毛。
- 宝宝先垫着点,一会儿结束了带你吃大餐。
- 大餐?
嗷!小狮子抖擞了一下耳朵,来了精神。嘴边叼着肉干,一边磨着牙一边眉飞色舞的盘算着,毛滚滚的尾巴甩得欢快,根本停不下来。



[于是认真想想,朕午餐吃什么好呢?盒盒盒盒盒]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5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