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开以】 回.归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爱过

1997年,回归前夕。

十二楼A座的王老先生死了。

他走得无声无息。
家人发现的时候,他像往常一样靠在摇椅上午憩,腿上搭着毛毯,手中抱着一本发黄的手抄文集。日光渗漏进窗户,照在他的脸上,如斯安祥。
桌上老式留声机还在反复吟唱着那首旧曲,沙哑的唱调仿佛是一场旖旎的梦境。

梦里有一个明亮少年,鲜活而蓬勃,他笑的时候仿佛有星辰落在眼睛里,他会用这世上最动听的声音叫自己“复先生”,说一些有趣的,无聊的,伤感的或是充满希冀的话语。
在梦里,少年领着他大步穿过弄堂的石板路,走过十里洋场,穿越汹涌的人群,向着一片光明前行。
他一路追逐着少年的脚步,就这样从健步奔走一直追到步履蹒跚。
少年依旧明亮,他已是白发苍苍。

[以,等回归了,我就来看你。]

整理遗物的时候,家人从王开复的抽屉找到几张泛黄的旧照片和几本手抄的文集。
老照片没有署名,依稀是旧时在上海拍的,即使泛着黄,相片上的人笑容依然鲜活。
抄本也无甚特别,只是在最后留了一页空白。
背面用小楷端正写着:

“等回归了,我就来看你。”

追思会办得很简单,只邀请了三五亲友以及昔日在大公报的两位旧同事。
按照老先生的遗愿,家人把他葬在墓园里能望见内陆的地方。
墓志铭只有两个字。

[爱过]

我爱过这个国家,爱过这片土地,深爱着那个明媚鲜亮的少年。

以,我来了…

评论
热度 ( 9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