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胡齐】记一次惊心动魄的…
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惊心动魄

[慎点]

[1]
入口年久失修,门已经破败。

门上点点斑驳的痕迹仿佛诉说着那些老掉牙的故事。

胡八一细致观察着门的结构以及周围土层的情况,确定之后方才小心翼翼推开了门。

“吱——嘎”

门直直的往里荡开,门框上尘土簌簌的掉落下来,胡八一和齐勇不约而同用袖子掩住了口鼻。等烟尘沉寂下去,黑洞洞的入口仿佛暗夜张开的大口,扑面而来一阵凉意,直窜上人背脊。

那黑暗深处终年游荡的腐朽迅速捕捉到了新鲜的味道,在叫嚣着盘旋不去。

胡八一搂了搂身上的夹袄,提溜着煤油灯,回头招呼齐勇,“跟着我后头,小心脚下!”

齐勇嘁了一声,跟上了胡八一的脚步。

[2]
两人一前一后拾级而下,胡八一一路留心着四周围的
动静,小心护在齐勇的前面。

单调的脚步声清晰回荡在地道里,昏暗的灯火一路摇曳着,把人影照在狭窄的石壁上扭曲出一个诡变的弧度。墙壁沁着水气,在上面蜿蜒出无数暗色的水痕。

一路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跟在身后,耳边隐约能听到不知名的扑棱声响。

胡八一提着灯回头照了照,“勇子,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?”

齐勇随手捶了他一下子,“胡八一你行不行了,就咱俩人,哪来的声音?”

[3]
甬道很短,尽头就是一间开阔的巨大石室。

石室三丈见方,手里这盏昏暗的煤油灯要全然照亮有一丢丢吃力。不知从哪有风吹进石室,煤油灯的火苗轻轻跳跃着。

石室里一目了然,墙角堆着些个大麻袋,大约都是石灰,而他们要的东西就放在石室当间的架子上。

胡八一啧了啧,“真是简单粗暴。”

齐勇笑他,“那你整一个不简单粗暴的。”

胡八一把煤油灯往东南角上一搁,直奔中间的架子。
“等生产队闲了,你看我能不能。”

[4]
随便从架上挑一个,揭开外面的一层皮,翠绿如洗的叶,白玉的帮子,灯光下泛着油脂般柔和的光。

胡八一期待搓了搓手,齐勇已经麻溜的抖搂开了麻袋,“胡八一你快点儿,都放这儿!”

正说着,灯芯突的爆了一下,火焰一下子窜起老高,又迅速淡了下去,一涨一息间,扑棱声再次响起,一片巨大的阴影骤然笼住了半个石室。

石壁上清晰可见那张开的黑翼缓缓扇动,死亡的触须悄然伸展开来。

仿佛下一个瞬间就要将这里吞没。

[5]
胡八一咦了一声,说时迟那时快,抛下手里的东西,猫着腰闪到墙边,伸出两指迅速一夹,将灯罩上息着的一只蛾子拿个正着。

石室复又明亮起来。

“这玩意儿什么时候跟进来的?”

齐勇啐了一口,“找死。”

胡八一扬了扬手里灰扑扑的蛾子,笑道,“齐勇同#志,你这斗争经验还有待提高啊,被敌人跟踪了还不自觉。”

齐勇不甘示弱回了胡八一一个白眼,“说得好像你警惕了一样。”

胡八一把蛾子往地上一甩,用鞋蹍了,这才拍拍手笑嘻嘻道,“可我这生擒了敌人,算不算将功补过?”

齐勇一脚虚踹他腚上,“下个菜窖你这么多话呢?再不出去,队上晚饭要喝风了!”


[迟到鞠躬,谢谢观赏]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5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