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许陈】陈小度,你好!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小豆丁

致歉。
手慢,写一半发现撞梗了,于是纠结着继不继续。
朋友说,写。
于是写了,另同步发一篇小豆丁:【办公室奇妙夜】
链接不会,详情戳主页
谢谢观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[1]
“这衣服太硬了,不穿!”

陈亦度有点生气。

这些玩具厂商怎么能这么敷衍,就算是洋娃娃,衣服就可以粗制滥造吗?
看看这些衣服的德性!
这布料,这做工,这……

他裹着小毛巾,抱着手臂气呼呼的坐在许光明的枕头上。
鼓得像小包子一样的小脸,迷之可爱。

[2]
可爱归可爱,穿衣是头一件难事。

许光明有点发愁。

一觉醒来,陈亦度变身成了迷你小豆丁,这绝对是个荒诞的梦。
可偏偏还总醒不过来。

有些挫败的看看手里那件小小的、被迷你度吐槽的洋娃娃装,这都还是从许婷婷橱柜里的芭比男友身上扒下来的。
明明芭比男友穿上一脸人生赢家的样子。

许光明忍不住轻轻捏了捏那团粉嘟嘟,“不穿就得光屁股了,哪儿都不能去。”

[3]
陈亦度又是一气,“我宁可裹着毛巾,也不要穿这件衣服。”
还是打电话让厉薇薇送衣服过来吧。
口中哼了一声,拎着毛巾的两只角从枕头上爬起来,一路拖沓着到了床边,“抱我,去桌子那边。”
理直气壮的伸着两只小胳膊。
许光明忍着笑把陈亦度捧到桌子上,又细心的给小东西在桌上铺了一块手巾,放了一个小抱枕。

身量变迷你了,连嗓音都会变。
陈亦度还是陈亦度,就是说话听着有些奶声奶气。
他认真想了想,还是用邮件通知吧,就说是要送给许婷婷玩的。
虽然慢一点,总好过在厉薇薇面前露馅儿。

[4]
衣服是之前办展览做的。
尺码还算合身,用料做工也还算讲究,就是款式……
这复古的大燕尾,小立领,大领结,还有一顶中古小礼帽,拼色小皮鞋。
大燕尾的叉尖上还有一团毛绒绒的兔尾。

“陈小度,你好。”
许光明乐不可支,掏出来手机要给迷你度拍照留念。
陈亦度一下子扒着手机抱住镜头,“你敢拍照,我要闹了!”
“乖乖的,就拍一张,就一张。快快,婷婷要回来了,被她发现就不妙了。”

[5]
无聊的坐在许光明研究所的大办公桌上,陈亦度越想越不爽。
怎么就被哄着拍了照片?
等他变化回来,这种东西绝对要销毁!

看许光明埋头专注于整理实验资料都顾不上自己,陈亦度蹬着小皮鞋在桌上哒哒哒哒的走来走去,一会儿故意站在许光明的眼前,装模作样的撅着小屁股看报告上的数据。

[6]
许光明戳戳他,“乖,上那边等一会儿,我这还有一点就看完了,马上就好。”
陈亦度撇撇嘴,假装走开了,不一会儿又去搬许光明的派克笔。
以度现在的身量,要把这么支跟自己等高的钢笔搬运起来,确实有难度。呼儿嘿呦,好容易抱起来,跌跌撞撞走了两步已经有点冒汗了,只好改用倒拖的。
这下子,可就看不了路了。

咔嗒!
一脚后跟踢在许光明的文件夹上,连人带笔骨碌碌滚做一堆。

[7]
许光明用一只小调料碟,把小笼包子切开,仔细的吹得温温的,才递到陈亦度面前。怕他弄到衣服上,又用餐巾纸给他在胸前围上。

陈亦度坐在桌上,用手捧着一小角包子小口吃着。小脸红扑扑的,眼角兀自还有泪痕。
“要不要来点汤?”
许光明把吹得恰好的汤匙递过去,小亦度就扒着汤匙喝了一小口。

跌一跤,哭一场,反而安静了。

[8]
在汤碗洗澡是什么体验?

许光明一边给小亦度洗澡,一边在脑海中码了一沓子菜单,五花八门。

[9]
睡觉的时候,迷你度看看自己的小脚尖,突然背后窜起一阵寒意,还有无边的惶恐。

“要是我变不回来了怎么办?”
陈亦度的小脑门抵着许光明的额头,把身子窝到许光明枕头边,伸手扒住大脸,喃喃的说。

“别怕,我在。”
许光明从眼皮上把陈亦度的小手捉下来,捏在指尖轻轻揉了揉,小心翼翼的抬头亲了又亲小手板,说,

“就算再也变不回来了,你还有我。”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8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