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蔺靖】夜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有客来

[一]
夜风恁的寒凉。

萧景琰把被子裹了又裹,还是觉得凉意透身。

如今正是节气之替,宫中还未有供应炭火取暖。

[二]
萧景琰还是亲王时,常有蔺晨陪着入睡,有他充当免费暖炉,倒不觉得秋日凄寒。

从靖王府到了宫里,蔺晨倒一次也没来过。

心知蔺晨最受不得这一方拘束,这时间,不知在哪座山岳逍遥。

只是他不在这些日子,似乎连这寒冷也突然加倍了。

[三]
近身的宫人都遣走了,萧景琰又懒得再唤人进来,只得把被子又再拉紧一些,在榻上一直辗转到半夜,方才将将睡着。

半梦半醒间,萧景琰耳边似乎隐约听得一阵嘈乱,很快平息了下去,正将要再次坠入梦乡时,身上骤然一轻,被子竟不翼而飞。

一阵冷风乍然袭身而至。

[四]
萧景琰一阵瑟缩,陡然一只手臂自身后伸出将人一捞,便将他圈进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。

“诶?”
什么情况?

萧景琰顿时自懵然间惊醒,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枕畔的匕首上,趁那人得手松懈之时反手一个突刺,来人急忙翻身险险避过这一刺,小腿却没提防挨了萧景琰的一脚。

“唉哟,小没良心的!”
扑通,跌下床去。

萧景琰正要起身查看,耳边一把熟悉的声音。

“是我!”

[五]

蔺晨捂着摔痛的屁股哼哼唧唧坐起身来。

“数月不见,景琰下手一点也不留情面。”

[六]
“陛下,陛下!”

高湛颤颤巍巍,着急忙慌的带着侍卫赶到了寝殿外。“侍卫统领来报,有刺客硬闯了南华门,奴才等护驾来迟,求陛下恕罪。”

“朕…”萧景琰瞪了一眼地上一脸无辜状的蔺晨,“咳,朕无事。叫人都退下吧,朕乏了。”

[七]
“嘿,景琰”

“朕乏了,蔺卿有话明天再说。”萧景琰负气翻过身独自躺下。

蔺晨也轻手轻脚挨过来躺好,拉过锦被将彼此牢牢裹住。

[八]
蔺晨的鼻尖恋恋的蹭着萧景琰的后颈,温暖的鼻息自后领钻了进去,熨贴着后背的皮肤,一瞬间暖到了人心里。

萧景琰无声的咧了下嘴角,想了想,然后执拗的翻过身来,面对蔺晨躺着。

蔺晨仍是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一样,只有手臂还固执的搁在萧景琰腰上。

萧景琰慢慢靠到蔺晨怀中,环抱住他的肩膀,小声嘟囔了一句,“冷…”

“嗯。”蔺晨低低应了一句,亲了亲景琰的头发,顺手将他紧紧搂在怀中。

[九]
黑暗中,一冷一热两具身躯相互熨贴着彼此。

“睡吧,我在这儿。”

[十]
真是奇怪,明明翻来覆去难以入睡,如今多了个人,心里反而踏实了下来。

倦意阵阵袭来,懒得去想本该游山玩水的人,怎的寅夜又来了宫中。

只是呼吸间,萧景琰已沉沉坠入梦乡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67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