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蔺靖】冤孽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汪曼春

[汪曼春视角,微楼诚]






汪曼春死了。

死得很憋屈。

明楼忒不地道,正说着话呢,就开了枪。

汪曼春往酆都这一路上都在跟牛头马面念叨这事,换了一百零八种方式,就只说了这么一件事。

怨气这么大,投胎是个问题。

关于汪曼春的去留,判官说话,“加上枉死城里那个秦般若,这俩祖宗,一样的难缠。”

小鬼出主意,“现下不是判了秦般若发还人间,不如让这对前后世单聊,机会只有一次,谁去谁留自己决定。”


秦般若自然是万般不肯的,她还想着回去找萧景桓翻盘。一听说汪曼春是自己的后世,还死得这么憋屈,一边恨铁不成钢,一边又心软了。

汪曼春的理由也很充分,自己的能力是完全不成问题的,细数数76号的功劳簿,她汪曼春绝对当仁不让首功。

这辈子就栽在一个情字上。

大梁没有楼诚,没有明家那几兄弟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,想让江山姓什么就姓什么。

秦般若在枉死城也听说过这个后世的些些手段,心想也是,不如一试。


汪曼春踏上还阳路,秦般若远远的嘱咐她,一定要小心萧景琰和蔺晨那几个人。

风太大,汪曼春一个字也没听见。


关于秦般若这个前世,汪曼春很满意。

虽然是个家臣,但出门有车,进出有仆役,吃穿用度无一处不精致,在王府里同个二主子一般无二,更重要的是,她手握滑族复兴的希望。

关于誉王,汪曼春很满意。

誉王,欲※望,一听就很有野心和报负,比起梁仲春要有气魄得多了。

关于大梁,汪曼春也很满意。

这儿的空气真是清新,全不似旧上海那种污浊了蒸汽机,煤烟味的空气,用力吸一口都呛鼻。

这儿的空气,多吸一口,都像要醉了。


“秦姑娘想什么事情这么入神?”

耳边一个闲闲的声音。

汪曼春一回头,明台一身灰袍大氅,玉冠束发,揣着手微微笑着看着她,誉王就站在明台旁边。

“明!”

把台字活生生的咽下喉去,汪曼春听到誉王说,“苏先生听说般若抱恙,还特地表示关怀。”

汪曼春头有点疼,找个由头避了开去。

明台,汪曼春是不怕的,但这小子惯会插科打诨,出妖蛾子,还是得留点心眼。

明台的事还没整明白,这边誉王听了梅长苏的授意,心血来潮请了七弟过府赴宴。

打从萧景琰一进门,汪曼春就红了眼睛。

一身天青色绣银线蟒袍穿在阿诚身上,当真是怎么看怎么美。

汪曼春一双红酥手拢在袖底,指甲快要嵌进肉里。

果真是冤家路窄!

竟然到了前世也能遇到阿诚。

不过,汪曼春曾听人说过,这七殿下的母妃统共就只得了他一个子嗣,并无兄弟。

她伸着脖子朝萧景琰身后张望,除了个脸生的侍卫,也不见旁的人。


“今天就带了一个侍卫随行,列战英,五哥也是见过的,莫不是还有什么不放心?”萧景琰也是直接爽利,一开口就点破汪曼春的小动作。

誉王尴尬,挥着袖子斥了汪曼春一句。

汪曼春心里磨着刀,脸上陪着笑,似模似样给萧景琰敬了杯酒,籍口去厨房催菜,退了出来。

月色溶溶,却教一片乌云遮了半阙。

汪曼春在房廊下来回踱着步,手中的花朵早让她蹂↑躏得不像话,花瓣四散了一地。

最后,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,汪曼春从怀里摸出一个锃绿的小玉瓶。

稍等等就把这瓶里的药下到汤里。

只要没有解药,不出一个对时,阿诚就会血管爆裂而死。


汤勺搅了又搅,汪曼春才吩咐下人送进去。

这一世,没有明楼,我看谁还来救你!

阿诚啊阿诚,你可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自己,生生从我手中夺走了我的师哥。

汪曼春笑得有些狰狞。


“丑!”

冷不丁有人冒了一句。

“谁?”汪曼春一惊,“什么人,胆敢在王府装神弄鬼?”

飞檐下突的掉下一团白影,待那人站定,汪曼春觉得呼吸都要凝滞了。

师哥……


蔺晨全不理会汪曼春如痴如醉的眼神,借着房廊下的灯光细细端详着手里那个锃绿瓶子。

这是刚刚从汪曼春手里顺来的。

蔺晨小心的把瓶子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,一股浓郁的甜腻香气。

“里面装的什么?”

“情…情丝绕…”

纵然明楼虐她千遍,她依然放不下这个男人,见着明楼,三魂七魄早不见了一半。

汪曼春最恨自己这点,却也无可奈何。


“此药有毒无毒?可有解?”蔺晨又问。

“须得…得……”汪曼春突然红了脸,直白的跟师哥讨论这种问题,还是很羞人的。

“得什么?”蔺晨笑模笑样的凑过来。

“男女…男女欢…好……”汪曼春声如蚊呐,最后简直不敢看蔺晨的眼睛。

蔺晨抱着手臂,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,然后嘿嘿一笑,足尖一顿,已纵上屋顶踏风而去。

看去向俨然就是靖王府的方向。


汪曼春一屁股跌坐在房廊下,欲哭无泪。


祖宗,说好的清静世界呢?

到了,明家人一个也没落下,都是冤孽!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93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