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我媳妇儿的八岁

【贺周】人鱼

@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:头纱



住在海边的人都知道那个传说。

月圆的时候,住在海里的美人鱼会游上海面,坐在礁石上唱歌。

歌声美丽如同天籁,在海面回荡,吸引着路过的船只。水手们被那歌声所蛊惑,把船只一路开进激流暗礁,就这样无声无息沉没海底,葬身鱼腹。


不知道为了什么,

我的心中常怀忧虑,

我勇敢的水手啊,你在哪里。


贺涵到甲板上的时候,水手们围在船舷上,指着远处的礁石议论纷纷。

船灯都照向那个地方。

昏淡的光线里,依稀有个人影在礁石边上。

那个影子一动不动,像是睡着了一般,上半身偎着礁石,下半身还泡在幽蓝海水里。

一条白裳裹着那身影,牡蛎和海藻是衣角华丽的饰品,在波光粼粼中起伏荡漾。

从瞭望镜里看不清楚那面容,红色的头纱遮住了他的眼睛。


开始涨潮了。

海风刮得一阵紧似一阵,银色月光铺洒在海面,被海浪摇碎成千片万片。

眼看着潮水一点点的爬上礁石,爬上那人鱼姣美的腰肢,将他单薄的身子冲得在海水里不停沉浮。


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,

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,

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.


贺涵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。

他不顾其他人的反对,独自驾着一条小舟驶向了那片海域。

靠近礁石的浅滩,他弃了小舟,涉水一步步靠近。

心跳快得仿佛要蹦出胸膛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
他静静地躺在那里,仿佛没有生气。

借着身后的灯光,贺涵清楚的看到他浸没在冰冷海水下那双修长的腿。

所谓的牡蛎与海藻织就的华丽衣裙,只是灯光打在他身下这片牡蛎礁石产生的错觉。

至于那条“头纱”……



贺涵郑重而小心翼翼的掀开头纱,仿佛是一场特殊的仪式。

没有暴风骤雨,没有灵异诅咒,没有充满魅惑的海水深瞳,没有妖冶的唇和锐利的牙,贺涵只看到一张发白的年轻面孔。

紧紧闭住的眼睫不住颤动着,仿佛隐忍着痛苦,鼻下尚有微弱的呼吸。

修长而近乎透明的苍白手指倔强的抠住礁石,即使己经失去意识。


分明是个人,哪里是人鱼。

贺涵把他紧紧抱在怀里,回头大声呼喊同伴把船再开近一点。


我的心被爱神一箭射中,

黄金在我眼中变成粪土,

没有什么可以安慰我,

除了那个快乐勇敢的水手



周凯得救了。

码头决绝又奋不顾身的那一跳,让他吃尽了苦头。

他没有像小美人鱼一样变成泡沫,却不得不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树桠从光秃秃变成现在如荫茂盛,他的头发也从短寸变成了如今模样。

周凯坐在屋顶露台上,任贺涵帮他修剪头发。

这是个有着一副好看眉眼的男人。

贺涵看着他,他也看着贺涵,三七分的新发型半遮住额头,越发青春洋溢。

没有人见过人鱼的眼睛,但贺涵觉得,同周凯的眼睛相比,传说中的人鱼大概也不过如此。


他看着人时,仿佛有星星落在眼睛里。


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,
我的心被爱神一箭射中,

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,
黄金在我眼中变成粪土,

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.
没有什么可以安慰我,除了那个快乐勇敢的水手。



救起周凯的那夜,那条遮在周凯眼上的“红头纱”。

一定是他被海水冲上岸时带上来的。

不知是哪里的一块破烂的网片,上面挂着好些红藻,夜色中远看倒真像是一条漂亮的纱巾。

贺涵知道。

但更愿意相信,一切都是海神的意思。

如果没有红头纱,还什么人能拒绝这样的一双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0 )

© 然家的8岁 | Powered by LOFTER